Google员工抗议公司跟以色列军方签订的Nimbus项目合同

一群巴勒斯坦、犹太、穆斯林和阿拉伯的Google员工正在反对这家科技巨头的Nimbus项目,这是一份涉及Google、亚马逊和以色列政府及军队的12亿美元的合同。

“我们很自豪,Google云已经被以色列政府选中从而提供公共云服务以帮助该国进行数字化转型,”Google发言人Shannon Newberry告诉TechCrunch,“该项目包括向政府机构提供Google云平台,用于金融、医疗、交通和教育等日常工作负载,但它不针对高度敏感或机密的工作负载。”

不过根据The Intercept的一份报告,Google正在向以色列政府提供先进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这可以增强该国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使用数字监控的能力。据报道,该合同还阻止了Google拒绝向特定的以色列政府实体如以色列国防军(IDF)提供服务。

当Google在2021年5月宣布参与Nimbus项目时,约旦河西岸正处于2014年以来以巴冲突中一些最严重的暴力事件之中。随着这场长达数十年的冲突的持续,Amnesty International和Human Rights Watch等全球人权组织将以色列的行为描述为种族隔离。另一方面,一些领导人如以色列前总 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称对以色列袭击的批评是反犹太主义的。

几十年来,约旦河西岸的暴力事件在散居国外的犹太人中引发了辩论。自然,这些争论延伸到了Google内部的一个名为“Jewglers”的亲近组织,该组织代表Google的犹太员工。Ariel Koren是Google的一名犹太员工,在Google的营销部门工作了7年,她在Jewglers团体中发言并提出了对公司与以色列军队关系的担忧。一个月后,她被未经选举产生的Jewglers领导人“放行”,这意味着她被禁止参与这个亲和团体。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Koren继续抗议Nimbus项目,从而试图让Google退出这项交易,甚至还出现在电视上对她的雇主发声。Koren表示,Google为自己是一个透明、开放的工作场所而感到自豪,但这些价值都没有在Nimbus项目上得到体现。

Koren告诉TechCrunch:“从这份合同宣布的那一刻起,Google就对信息进行了严格的封锁并创造了一种文化,在这种文化中,作为一个工人不可能有任何形式的透明度。技术是用来做什么的?这个项目的实际参数是什么?你要用这项技术做什么?”

在去年夏天休完残疾假后,Koren于11月回到工作岗位并面临着最后通牒:她要么在不到三周的时间内搬迁到巴西要么失去工作。Koren称这是对她的行动主义的报复行为,但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NLRB)却驳回了此案。

“负责处理我的案件的NLRB代表告诉我,Google拒绝让NLRB与我的经理见面。很多本可以帮助案件得到公正调查的关键证据被公司故意扣留,”Koren说道。

700名Google员工和2.5万名外部支持者签署了一份请愿书,其要求Google确保Koren继续担任她的职务。但本周,她做出了离开Google的决定并称其为“敌对的工作环境”。

Google发言人纽贝里告诉TechCrunch,Google禁止在工作场所进行报复并就这一问题提供了明确的政策。Newberry说道:“我们彻底调查了这名员工的主张,正如我们在提出任何关切时所做的那样,正如我们许多个月来所说的那样,我们的调查发现这里不存在报复行为。”

Koren告诉TechCrunch,她觉得内部调查有失偏颇,因为调查员是受雇于Google的。

“如果你受雇于公司,你就不是一个中立方。因此,Google能聘请律师进行这些调查,然后试图利用这些结果来使站出来的人无效并使其失去合法性,我认为这是系统内不幸存在的一个缺陷,”Koren说道。

工人们大声疾呼反对Google

在被犹太人疏远后,Koren和其他员工成立了一个名为Jewish Diaspora in Tech的团体。

“正如任何社区一样,犹太人有不同的背景、政治观点,以及–是的–对以色列政府行动的看法,”Koren在她的辞职信中写道,“数以百万计的犹太人反对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压迫。Google知道这一点并故意压制数百种声音,通过像Nimbus项目这样的合同将利润置于人之上。”

在Koren宣布她将离开Google的同时,Jewish Diaspora in Tech组织发布了一系列来自15名Google员工的证词,他们反对他们认为的公司内部的反巴勒斯坦偏见。本周,六名Google员工和几名巴勒斯坦权利活动家和学者在Google旧金山的一个办公室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下周,活动家们计划在#NoTechForApartheid下举办一次多城市抗议活动。

Google的一名巴勒斯坦员工指出:“现在已经不可能在不被叫到人力资源部门开会的情况下对针对巴勒斯坦人发动的战争表达任何不同的意见并威胁要进行报复。”另一名巴勒斯坦员工称,他们在Google的一个论坛上被告知,“支持巴勒斯坦”这一短语具有攻击性。第三名巴勒斯坦员工在这一系列证词中补充称:“我觉得我是靠压迫我的家人来谋生的。”

根据Google的AI原则,Google不会部署AI来造成伤害、开发武器或进行违反国际规范的监控。但 Jewish Diaspora in Tech的成员认为,Nimbus项目违反了这些法规。

“我们需要问自己。我们想把我们的技术交给世界上的民族主义军队吗?还是我们需要坚持Google背后的原始理论:我们可以在不做坏事的情况下赚钱,”Google的犹太雇员Gabriel Schubiner在一份证词中说道。

Google的一名穆斯林员工Mushtaq Syed表示Nimbus项目促使他重新考虑在Google的工作。

另一位在以色列出生和长大并在以色列国防军服役的匿名Google犹太员工披露称,他们在分享了反犹太复国主义的情绪后被同事称为“非犹太人”。“如果这就是Google在犹太社区内允许的权力结构,那么我无法想象Google对巴勒斯坦人的态度和虐待,”这位员工说道。

Google取消的五角大楼项目

尽管Google承诺遵守某些道德原则,但它以前也发现自己与员工的关系很紧张。

2018年,Google跟美国国防部合作开展了一项名为Project Maven的计划,这项AI合同可被用来提高无人机打击的准确性。但在员工抗议后,Google选择不再续签合同。

“Google实际上取消了Maven项目,这对我们工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先例。当人们告诉我们,‘你认为Google有可能取消Nimbus项目吗?’我们会说,‘嗯,实际上有一个先例’,”Koren说道。

Google员工抗议公司跟以色列军方签订的Nimbus项目合同

286 亿元!败了的 Google 是否会为 Android 交最贵罚单?

屈指算来,Google 遭到欧盟反垄断调查已有12年时间。在此多年间,调查主要是围绕 Google 的搜索引擎、Android、AdWords(广告)三大业务展开。其中针对 Android 的反垄断调查,几经辗转,我们再次迎来了最新的裁定结果——当地时间9月14 日上午,欧盟综合法院宣布维持在 2018年7月

……

本文由合作伙伴自媒体作者“CSDN公众号”授权发布于平台,本平台仅提供信息索引服务。由于内容发布时间超过平台更新维护时间,为了保证文章信息的及时性,内容观点的准确性,平台将不提供完全的内容展现,本页面内容仅为平台搜索索引使用。需阅读完整内容的用户,请查看原文,获取内容详情。

即将跳转到外部网站 安全性未知,是否继续 继续前往
286 亿元!败了的 Google 是否会为 Android 交最贵罚单?